超神11选5计划软件:如何打造一支有血性的隊伍?

2019-02-17 08:24:35 作者:金一南 來源:正和島 瀏覽次數:0 網友評論 0



金一南2小時震撼演講:跟共產黨學創業!

(如何打造一支有血性的隊伍)
 

 
213,正月初九,在致良知四合院為3.0企業新年開工而特別組織的“春雷浩蕩”直播學習會上,國防大學金一南教授發表了特邀演講——《團隊的靈魂與血性》。
 
昨日之歷史,今日之借鑒。金一南教授用2小時,歷數中國近代以來那些深刻影響歷史進程的隊伍與將領,揭示他們興衰背后的秘密,以下是演講精編。
 
述:金一南 國防大學教授
輯:葉開甫
源:正和島(IDzhenghedao
 

\
 
不看宣言,看隊伍
 
很多時候,我們泛泛地談管理,學經濟管理、企業管理,也學軍隊管理,其實管理的核心是什么?是建設一支有靈魂、有血性的隊伍。
 
道理很簡單,你能不能干成大事?不看宣言,看隊伍;宣言好做,隊伍難帶。任何團體都能說出一些豪壯的宣言,誰去實現宣言?沒有這樣的隊伍,萬事皆空。
 
大家都很熟悉《三國演義》,你看劉備路子很正(皇叔),宣言也不錯,要恢復漢室的正統,可是隊伍不行,除了桃園三結義的劉關張,其他能信任的能用的人不是很多,最后弄了個“蜀中無良將,廖化作先鋒”。
 
再看曹操,從來不黃袍加身,曹操說我就是當丞相輔佐漢獻帝,但大家一看曹操手下的隊伍,文臣武將齊備,這個家伙一定要取天下。
 
這就是“不看宣言,看隊伍”。我們有些人志向宏大,隊伍稀里嘩啦;有些人不哼不哈,隊伍兵強馬壯。
 
 
 
人多就是力量嗎?
 
近代中國最糟糕的是什么?我們沒有一支堅決捍衛國家利益的隊伍。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,大英帝國28條軍艦,15000人的軍隊,這么點兵力,就把我們打得稀里嘩啦,我們就簽訂了中英《南京條約》,割讓香港,賠款2100萬兩白銀。
 
到了1900年,八國聯軍入侵北京,我們的災難達到高峰,八個國家打你,你說打得過嗎?我們說,歷史就怕細究,八國聯軍來了多少人?總兵力加起來18811人。我們的國土上,都是自己人,京津冀這一帶,義和團五六十萬,清軍十五六萬。八國聯軍就這一萬多人,十天之內攻陷北京。最后簽訂《辛丑條約》,空前賠款45000萬兩白銀。
 
當時澳門報紙登了篇評論,里面有句話:“國中之兵70萬之眾,未必有1000人可用。”
 
一到關鍵時刻就不頂事,這是近代以來我們麻煩接著麻煩、災難接著災難的根源。
 
西奧多·羅斯福(第26任美國總統),中國很多人對他印象不錯,他把美國獲得的庚子賠款(辛丑條約賠款)的一部分返還中國,辦了留美預備學校,今天的清華大學,曾經的燕京大學,還有協和醫院。
 
我們戰敗了,一個戰犯把錢返給我們,辦教育辦醫療,所以我們很多中國人對這個美國人印象不錯。但是西奧多·羅斯福極度看不起中國人,下面是他的原話:
 
“要是我們重蹈中國的覆轍,自滿自足,貪圖自己疆域內的安寧享樂,漸漸地腐敗墮落,對外部事務毫無興趣,沉溺于紙醉金迷之中,忘掉了奮發向上、苦干冒險的高尚生活,整天忙于滿足肉體暫時的欲望,那么毫無疑問,總有一天我們會突然面對中國今天已經出現的這一事實:畏懼戰爭、閉關鎖國、貪圖安寧享樂的民族,在其他好戰、愛冒險民族的進攻面前,肯定是要衰敗的。”
 
 
我覺得西奧多·羅斯福的話對我們是個警鐘。他們認為什么叫高尚生活?奮發向上、苦干冒險,這叫高尚生活。我們今天很多人覺得什么叫高尚生活?燈紅酒綠、紙醉金迷那叫高尚生活。你看我們平常的一些電視宣傳、網絡報道,欠缺這樣的描述:苦干冒險、奮發向上這才叫高尚生活。
 
我們近代的結局就是不斷被別人欺凌,不斷被瓜分。孫中山感嘆這么一句話:“四萬萬中國人,一盤散沙而已。”一盤散沙有什么力量嗎?人多就是力量嗎?什么力量都沒有。
 
近代以來,訓練新軍最成功的是袁世凱,袁世凱的“小站新軍”被稱為中國第一支近現代的武裝,還算他搞成了。袁世凱一度全部西法練兵,八旗、湘淮軍那套統統不要,剛開始學德國步兵,后來又全部學習日本步兵。
 
小站新軍不但在訓練、戰術等方面全新改變,而且還在思想文化方面陶冶錘煉將士,在軍事變革上呈現前所未有的風貌。袁世凱說:“忠臣謀國,百折不回;勇士赴敵,視死如歸。斯乃常勝之理,萬古不變爾。”
 
某次閱兵,天降暴雨,操場亂了營,袁世凱站在月臺上,立于雨幕之中紋絲不動,士兵見狀恢復陣營,暴雨中完成閱兵,很短時間內小站新軍訓練卓有成效。率先垂范,從士兵做起,從我做起。
 
 
這支隊伍后來走出四個民國總統,六位中華民國總理和陸軍總長,成為近代中國最大的軍事政治集團。你看袁世凱有宣言嗎?不吭不哈地悶頭搞隊伍,到了最后,大清離不了他,民國也離不了他。大清發現袁世凱帶隊伍太強悍了,把袁世凱撤了,最后不行,還得用他。民國時期孫中山都在南京登基了,最后還得把臨時大總統讓出來讓袁世凱當。
 
但是,北洋新軍最終未能成為新軍,仍然回歸到舊軍隊的巢穴,根本原因是袁世凱通過大力培養人身依附關系,把這支隊伍變成了維護個人權勢、實現個人野心的工具。小站新軍雖然有先進的教育和訓練,充當的仍然不是民族和國家的捍衛者,而是個人利益和野心的捍衛者,最終以北洋軍閥集團的標簽留下禍國殃民的千古罵名。
 
繼袁世凱之后崛起的是蔣介石集團,蔣介石帶隊伍很有一套。19246月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對學生做《革命軍人不能盲從官長》的宣講:
 
:“十三年來,中國的軍人被袁世凱輩弄壞了,他們專用金錢來收買軍人,軍人變為他們個人的利器,專供他們做家狗”;“官長權限一大,便可賣黨賣國”;
 
又說:“我們革命是以主義為中心,跟著這個主義來革命,認識這個主義來革命的,決不是跟到一個人,或是認識一個人來革命的。如其跟到一個人,或是認識一個人來革命,那就不能叫做革命,那叫做盲從,那叫做私黨,那叫做他人的奴才走狗。中國人的思想習慣到如今,仍舊是幾千年前皇帝奴隸的惡劣思想。”
 
 
蔣介石為什么能拉出一支隊伍?這支隊伍為什么能夠摧枯拉朽?北洋軍閥根本擋不住他,當年蔣介石從廣東北伐,吳佩孚、孫傳芳、曹錕、張作霖,哪個能擋住他?全部被他打垮。蔣介石當年帶隊伍,就是憑借這種革命精神。
 
但是,最終袁世凱落為一紙空文,蔣介石這東西也落為了一紙空文,把“黨指揮槍”變成了“蔣指揮槍”,作為北伐軍總司令的蔣介石幾乎一夜之間就做到了。然后是“槍指揮黨”,國民黨的政治趨向、實力劃分、派系斗爭,全部由槍桿子決定。舊的軍閥衰亡了,新的軍閥產生了,袁世凱集團滅亡了,蔣介石集團誕生了。
 
我經常講,近代以來我們一批一批人在組建隊伍,有的開始就失敗了,有的開始是成功的最終失敗了。
 
九一八事變,日本關東軍10900人,東北軍19萬,東北軍張作霖也好、張學良也好,就是北洋軍閥的剩余,你看這個隊伍頂事嗎?鳥獸散!兩天丟掉奉天,一周丟掉遼寧,兩個多月東三省淪陷。
 
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,每年參觀的人絡繹不絕,設想一下,如果有個不懂事的孩子問:國家之間的戰爭怎么在盧溝橋爆發,而不是在邊境?我們這些大人怎么解釋?
 
中國有一句話叫“臥榻之上豈容他人酣睡”。七七事變發生在哪里?北京南邊的盧溝橋,離北京多近吶!九一八事變干脆就發生在沈陽市了。鬼子已經直搗你核心了,你才跟鬼子拼了。北洋軍閥剩余的隊伍,就是干成這樣。
 
還有一組統計數字,南京大屠殺,進攻南京城的全部日軍不到7萬,我們且不說防御南京的部隊全是蔣系最精銳部隊,就說多少逃跑了,多少撤退了,多少來不及撤的,來不及跑的被日本鬼子捂在南京城內的10萬,比日本鬼子人數還要多。
 
南京攻陷后,日軍第十六師團長中島今朝吾在日記中寫道:
 
(中國軍隊)以1000人、5000人、10000人計的群體,連武裝都來不及解除。他們已完全喪失了斗志,只是一群群地走來,他們現在對我軍是安全的。
 
 
還是那句話,人多就是力量嗎?一群任人屠宰的羔羊,伸著脖子等別人砍,就這種印象。
 
近代以來,一批一批人組建隊伍,結果最后,每臨國難隊伍作鳥獸散。就是在這種情況下,共產黨開始組建自己的隊伍。
 
 
多數人想分光吃凈
少數人有遠大抱負
 
192781號南昌起義,共產黨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。起初2萬多人,20天之后剩1000人,就這么點力量了,毛澤東被逼無奈把隊伍拉上井岡山。就這1000人還組建教導隊。
 
我經常講,一個人的遠大抱負,絕不是你志得意滿的時候展現,而是在你一文不名的時候。毛澤東當年就這點兒力量,他還辦學校,培養自己的人才。
 
毛澤東講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”的時候,根據地還是一片窮困潦倒。什么叫力量?我們有句話,“多數人因看見而相信”,耳聽為虛眼見為實,你少跟我吹,再說我也不信;但是大家注意,“唯少數人因相信而看見”,毛澤東相信,他最終看見,這就是信仰的力量。
 
美國人托夫勒把力量歸結為三種形態:
 
1.暴力,誰的拳頭大,誰當老大;
2.金錢,金錢能買通一切,金錢萬能;
3.知識,知識就是力量。
 
我說托夫勒忘掉了第四種力量:來自信仰的力量。共產黨就是這樣一個極富信仰的團體,當初沒有資源、沒有什么良好的環境,最終勝利靠的就是信仰。
 
中國歷史上有兩種人最可怕:一是有信仰的書生,二是被逼上梁山的草寇。更可怕的是這兩種人的結合。中國革命就是這兩種人的結合,在中國近代舞臺上演繹了轟轟烈烈波瀾壯闊的圖景。
 
但是大家注意,工農紅軍并不天然具有先進性,不是說紅軍軍裝一穿,紅帽徽一頂,就是先進分子。紅軍創建初期,濃重存在的農村鄉土觀念、宗族觀念、享樂觀念、自由散漫等等,嚴重影響到黨對紅軍隊伍的領導,產生了諸多有悖于革命宗旨的傾向。比如,誰都不愿意到遠離家鄉的地方去打仗,老子就給自己打,不給別人打。這一傾向導致紅軍部隊指揮調動困難,而且使部隊成建制潰散。今天50個人,明天是否還有50個人都成問題。
 
賀龍元帥回憶當時的情況,說那時候的部隊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,手一松就會散掉。
 
把這農民隊伍帶出來,難度非常大,歷史上農民起義失敗的比比皆是,這是歷史輪回,共產黨能不能走出這個輪回?這是極大的考驗。
 
毛澤東說,必須改造隊伍,這個隊伍不改造,那是沒辦法的。毛澤東當時的原話講:“對沒收及分配土地的猶豫妥協,對經費的濫用和貪污,對白色勢力的畏避或斗爭不堅決。”當時發現井岡山時期有人貪污經費,反腐從井岡山開始就要反。
 
有一次,毛澤東的親弟弟毛澤覃把豬販當土豪打,要沒收豬肉給部隊改善生活,毛澤東知道以后非常生氣,當街責罵毛澤覃,甚至要動手打他,沒打成,被別人勸住了。這還引發了在場等候吃豬肉的眾多官兵的強烈不滿。
 
毛澤東為什么要打他弟弟?我們今天回顧那一幕,可以想象毛澤東當時面臨這個情況,內心非常著急。當時很多人的想法就是分光吃凈。中國歷史上農民因為不堪忍受剝削壓迫,揭竿而起,上山稱王,從來不乏其人。不是落草為寇就是接受招安,個別成功當上皇帝的也只不過重復了封建王朝的新舊論題而已。毛澤東眼看自己拉起的這支隊伍,要打家劫舍分光吃凈,又滑到農民起義的歷史輪回里去了。他一定要把隊伍帶出來,從這個歷史輪回中解脫出來。
 
分光吃凈,你改造什么世界???可能嗎?完全不可能。從毛澤東不讓大家吃豬肉可以看出,當時真正覺悟的不是多數,而是少數。這是一場少數人對多數人的引導和改造。多數人是要分光吃凈的,少數人是有遠大抱負的。
 
我們看今天也一樣,多數人也要求分光吃凈,今天有遠大抱負的也仍然是少數人。
 
為什么講古田會議使紅軍實現了鳳凰涅槃?當年共產黨對隊伍的改造力度,前所未有。如果不賦予隊伍靈魂與血性,就是一支分光吃凈的隊伍,這隊伍不可能獲得勝利。
 
歷史證明,干了不起的事情,需要了不起的決心,在特殊環境條件下,只有通過大權獨攬,才可能完成少數人對多數人的改造,否則只能被多數人同化掉,聽多數人的意見,跟著多數人走,那什么事都不要干了。
 
毛澤東講“不為個人爭兵權,要為黨爭兵權。”最大的意義就在這里,之所以這么攬權,就是減少你討論、斟酌,立即執行。
 
這一點跟美國人其實異曲同工,現在美國軍人手冊定的軍官準則有這句話:“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偉大真理,信譽與高尚行為的源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。”大家記住這句話。如果高層沒什么高尚行為,卻號召大家要有高尚的行為,不行的。如果毛澤東的弟弟抓豬了,給部隊改善生活,毛澤東一起跟著吃豬肉,那就完了,你怎么改造這個部隊?
 
領導層里面,一定要有先進少數。
 
古田會議實現了一支隊伍的鳳凰涅槃,讓一支被別人稱為草寇的隊伍,獲取了最先進的思想。大家看看這支隊伍里的人,如果沒有中國革命,他們可能永遠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,中國革命極大改變了他們的命運,他們反過來又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命運。
 
這里我給大家講眾多農民將領中的一個,韓先楚。海南島戰役,沒有韓先楚這樣的將領,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過險關。1950625號朝鮮戰爭爆發,(美國海軍)第七艦隊627號隔斷臺灣海峽,我們如果在627號之前不把海南島打下來,(今天)不要說臺灣問題,首先是海南島問題,什么國際旅游島建設,到海南躲避霧霾,你都要落空的。
 
但當年我們誰也不知道朝鮮戰爭要爆發,1950110號毛澤東電令,爭取春夏兩季解決海南島問題,海南島作戰時間推遲,原來是春季解決,后來發現不行,兩次登陸作戰失利,第一次攻擊金門,9000人上島無一返回,解放戰爭最大的損失。第二次登島,三個連隊上去,沒人回來,全部損失。
 
登陸作戰與陸上作戰完全不一樣。所以毛主席要推遲,武漢的林彪要推遲,廣州的葉劍英元帥要推遲,15兵團司令鄧華要推遲,等于韓先楚的四個上級都要推遲。
 
韓先楚估計無大問題可以打,給上面發電報要干,電報上去沒人理。
 
然后331號韓先楚繼續電報:大規模渡海作戰條件已經成熟,可以打!電報繼續沒人理,發到最后,軍政委都不跟他連署電報了,說老韓吶,咱提了好幾次意見,上面都不回答,別一而再再而三不與中央保持一致了。
 
47號韓先楚個人電報致15兵團第四野戰軍,要求立即發起海南島戰役,如43軍未準備好,愿率40軍主力渡海作戰,我打下來!韓先楚咄咄逼人。
 
什么叫隊伍的靈魂與血性?僅僅是領導賦予的嗎?領導怎么說我就怎么做,領導不說我也不做,你隊伍就有靈魂血性了?你看看韓先楚,在什么樣的情況下積極求戰的。韓先楚聽大多數人意見這個仗別打了。往后推一點兒把握大一點兒嘛,少犧牲點兒人嘛,都這么想的。很多干部戰士說:韓軍長,你這積極主戰,我們這回恐怕要革命到海底去了。
 
所以大家看看,大戰在即,不是像我們電視片那樣,決心書啊、誓師會啊、血書啊,敲鑼打鼓的,那是要流血的,要死人的,命懸一線的,是對隊伍靈魂血性的考驗。
 
什么叫領導者的意志?群眾說向東,我向東,群眾說向西我向西,群眾說前進我跟著前進,群眾說后退咱們就跟著撤,你這叫領導嗎?你看韓先楚這領導,這仗老子一定要干下去!
 
410號,韓先楚說服了林彪,林彪說服了毛主席,毛主席電令葉帥,中央軍委下達大舉強渡作戰命令。416號,海南島戰役開始,韓先楚率領登島,韓先楚以軍長的身份第一個登島(這種勇氣)。51,海南島全境解放,625朝鮮戰爭爆發,627第七艦隊隔斷臺灣海峽。
 
就這么懸吶!就差了一個多月。沒有韓先楚的積極主戰,我們今天該怎么看海南島?我們今天還能討論海南島的房地產和國際旅游島的發展嗎?
 
所以我經常講,中國共產黨憑什么獲得勝利?僅僅憑領袖一個人嗎?僅僅是我們聽著領導的英明指示,我們就勝利了?這個隊伍的靈魂與血性爆發出了積極性、主動性、創造性,韓先楚說服了四級領導,15兵團、廣東軍事委員會、武漢的林彪指揮所和中央軍委,全部說服,按照這意思干,干到底,干下來!這種將領,給這支隊伍帶來了最大的血性與靈魂。
 
 
“和平是最大的腐蝕劑”
 
從過去走來,我們已經長期和平。黑格爾說:“和平是最大的腐蝕劑。”
 
今天我們可以看見,市場經濟的沖擊,封建殘余的發酵,思想防線崩塌,理想信念丟失,形式主義成風,貪污腐敗蔓延,監督糾錯缺位,隊伍的靈魂與血性面臨空前嚴峻的考驗。今天有遠大抱負的依然是少數,多數人還主張分光吃凈。
 
在某些歷史階段,大多數人不具備遠大理想和崇高追求了,沒有關系,只要有我們的關鍵少數,主要領導,你有遠大理想、崇高追求,你就能把你的隊伍帶出來。否則,你期待隊伍自動產生,那你就等吧,永遠等不來。
 
人是靠思想站立的,隊伍是靠靈魂支撐的。有三個帶隊伍的杰出典范:
 
一個是成吉思汗,講了句話“越不可越之山,則登其巔;渡不可渡之河,則達彼岸。”
 
一個是毛澤東,他講“紅軍不怕遠征難,萬水千山只等閑。”
 
一個是任正非,他講“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。”
 
 
美國今天傾國家之力對付我們一個民營企業華為,你翻翻世界歷史有這樣的先例嗎?我給任總發了信息,跟任總講:今天這個畫面,華為不成為中國歷史上和亞洲歷史上最偉大的企業都不行了。任總跟我們講,就這句話“除了勝利我們無路可走,我們必須勝利!”
 
你看這帶隊伍的人,成吉思汗帶什么樣的隊伍,毛澤東帶什么樣的隊伍,任正非帶什么樣的隊伍?都是極其具有戰斗力的,能打仗、打勝仗的隊伍。
 
我們的隊伍,要在不斷的變革中不斷地獲得勝利,用自己的靈魂與血性,保證我們未來勝利的獲得。
 
注:金一南教授演講視頻、圖片和文字素材,由致良知四合院提供。
 
致良知四合院是一個以企業家為主體的教育機構,通過學習以陽明學為核心的中華文化,弘揚中華文化的偉大力量,推動中國新商業文明的建設,助力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。



  • 驗證碼:
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pk10官方软件下载 一分快三稳赢技巧口诀 重庆时时杀号定胆 11选5前二组选投注技巧 北京pk10直播视频直播 一肖二码爆特 新疆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云南时时的台子 斗牛配牌口诀 中日女篮决赛直播 北京pk10走势下载 七星彩手机版规律软件 网易老时时开奖 6码复式三中三表图